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鬼照片

编辑:作文网 | 来源:鬼故事

不知各位是否留意近年来气候愈来愈反常,六月天下大雪,腊月打闪电,这很自然就使人们联想到天意凶兆,示警人间世道日坏。

每天打开报纸,车祸、凶杀、自残、强奸事件层出不穷,其中不乏鲜血淋漓,死状可怖的照片。这样做能否满足读者的好奇心,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把死者照片公诸于世,亡灵又如何能安息?

在一次媒体人聚会上,就有人讲了这样一个新闻界鬼故事。

话说,志勇在X市某报当摄影记者已有不短的时日,负责跑社会新闻,每逢凶杀跳楼、天灾人祸,总之有特发新闻便第一时间到达现场拍照。在同行业中,他是有名的拼命三郎,而且为人机灵,又会拉关系,每次都能拍摄到许多难得的照片,故此,深得该报一把手李总编的器重。

所有怪事的开端,应该由那个星期日开始。

星期日,志勇打算一家人到郊外的水库游玩,但当天城北发生恶性交通事故,李总编电话中吩咐他务必去采访,以便作翌日的头条新闻。

于是志勇叫妻子驾车载父母及6岁的儿子先到水库,待他办完公事后再与家人会合。

城北车祸的采访完毕,正当志勇乘坐出租车朝郊外水库驶去时,广播响起,在城南环山公路上又发生了一起恶性交通事故。志勇心想反正顺路,于是敦促司机快马加鞭,朝出事地点赶去。

出租车在依山势伸延的道路上飞驰,不久,果然见到公路拐弯处,四辆车子撞在一起,最前面的那辆出租车卡在山崖边,车头已凌空,车身摇摇欲堕,眼看就要跌下去了。

志勇见机不可失,老远便开始用长镜头拍摄事故现场。

出租车刚一到达,出租司机立刻跳下车,跑去半悬空的车子旁查看事故情况,然后又检查车尾的油箱有没有漏油。志勇仍手不离相机,把司机救人的场面一一拍摄下来。

拍摄完毕,志勇走向那辆别克,伸头往里看去,忽然他尖叫了起来,同时手中的相机也跌落到地上。

原来,志勇一家大小竟都在车箱内!

妻儿见到志勇,情绪立刻激动起来,而志勇也故不得危险,曲身把手臂伸入车内,他想把儿子先抱出来。车子本就在不住地摇晃,再加上忽然多出了一些的份量,顿时失重,一下子便滑向深谷。

轰然一声巨响,车子发生剧烈的爆炸,志勇跌坐在崖边,木木地看着山谷下燃烧着的汽车……

不久,警车、120急救车纷纷赶到,可惜已没有人生还。

事发后,志勇先是到警局录口供,然后回报社交差。李总编一见到志勇便问:“城南环山公路车祸,拍到什么没有?效果好不好?能不能上头条?”

志勇失去家人,那有心情理会头条不头条,更不想自己家人惨死的相片刊登在报纸上,供世人指指戳戳。

李总编看到他的表情,知道他心里很难受,便安慰道:“志勇,你要挺住,你不可以倒下去,报社缺你不行,这样吧,工作叫别人来处理吧,只要你交出照片便成。快!快!快!时间不等人啊!”

拗不过李总编的催促,志勇只好把相机交出,跟着便请了一个月大假,到西藏散心去了。

休假回来的志勇,工作热忱已大不如前,没过几天便递交了辞职信。

事后,志勇思来想去有一点始终也不明白,本来,妻子应该驾驶自己的汽车才对,为什么会改坐出租车?另外,按照时间推算,家人理应一早就到了水库,其间又有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使行程延迟?

离职之前,志勇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收拾私人物品,这时,负责顶替他工作的人送来一叠他所拍的照片。他原本没有心情再看,正想把相片丢进废纸箱之际,无意中瞥一眼其中一张,头皮一下就炸了!

那张相片是当天志勇在远处拍摄的,拍的是出事汽车半身悬在半空,上下晃动的场面。由于对焦不准,有点模糊,但明显能看到有一个人影站在车尾。

志勇十分纳闷,他清楚地记得当时现场没有旁人,他们是第一批赶到的人。

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忙翻阅其它相片,发现所有远处拍摄的照片都有这个人影,但是近摄的相片却不没有。

他打开台灯仔细查看,他发现,那人影的动作好像是在向前推!

志勇怕是自己眼花了,又把照片拿给同事看,如果不是志勇说明,同事还以为当时真有其人呢。同事们争相传阅这几张灵异照片,无不称奇。

自从志勇离开了报社以后,再没有人见过他。有人传说他在一本专爆名人隐私的杂志当狗仔,还有人传说他已移民外国。总之,随着日子的逝去,关于志勇的人和事逐渐被淡忘。

事隔一年,某日,X市各大报社社会新闻部同时收到匿名传真,说市内唯一一家四星级酒店在当日子夜将有大事发生。结果到了半夜,酒店果真发生了大事,主角竟是李总编。

原来,最近一个星期,李总编一直向妻子佯称到外地公干,其实却是暗中在酒店与情人幽会。

这段婚外情已有近一年光景了,之前已经有过几次外出“公干”的经验,今次李总编又想依葫芦画瓢,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没想到被妻子撞破奸情,在酒店房间捉奸在床。

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总编夫人一脚揣开房门,李总编忙推开揽在怀里的情人,正想向妻子解释时,妻子二话不说已夺门而去。近乎全裸的李总编追到酒店大堂截住妻子,正在纠缠之际,一大票记者忽然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把李总编夫妻团团围住追问。总编夫人见事情已曝光了,索性向记者揭露丈夫的奸情。

焦头烂额的李总编为了摆脱记者的纠缠,跳窗拦车返回报社避风,思考对策。

此时,整层写字楼黑漆漆一片,只有正中间的总编办公室还亮着灯。李总编在楼下好生奇怪,这个时候员工早该下班,还会谁胆敢闯入总编办公室?

李总编推开房门,赫然看见老板椅上坐着一人。在昏暗的灯光之下,认出那人正是失踪多时的志勇。

志勇阴阴地说:“‘X报总编吃完欲抹嘴,婚外情酿伦常惨案’这标题上头版如何?你曾说过许多人想见报都求之不得,这次可不是轮到你了?”

李总编愤怒地吼道:“原来是你在害我!我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把我弄得身败名裂不可?”

“拜你所赐,我才有如此的下场。如果不是你一味要求震撼性照片,我也不会拍那么多死人相,结果一家人都不得善终。”

“这这这是甚么意思?”

“你记得一年前的城南环山公路车祸吗?”

“一年当中发生的交通意外何止千宗?我怎么能记得那么多?”

“那场车祸我全家死光并不是意外!其实啊,那都是你作的孽,却应在我家人的身上!”

“你他妈发什么神经?报什么狗屁应?那是你的事,我又没有叫你采访那个新闻?是你自己赶去采访的,跟我何干?你说想休假,我立马批准,而且你休假其间我一分工资都没少你,做人要厚道!”

顿了顿,李总编辑又道:“当然了,我一味追求震撼,这是我的不对,但你也是老记者了,你应该明白,做新闻就是这样子,怪不得谁!你快点走吧,要不然我叫警卫赶你走!”

志勇死死地盯着他,并没有起身的意思。

李总编拿起电话筒,正想按警卫室内线。一只冰凉的手轻轻触及他的手背,令他心中泛起一阵寒意。

他连忙缩手,这时他猛地瞥见志勇那张苍白的脸孔,以及那怨恨的眼神,身上不由得一个激灵。

“别忙,我还未说完呢,哼哼!不关你的事?实话告诉你,车祸照片上的那个诡异人影,其实是我拍过的那些死人所化成的怨魂,所有这些相片都是经由你同意登在头版,让大众看到他们惨死模样。现在他们就在你身后,还不快跟他们打招呼?”

李总编感到后背一阵阵发冷,身上寒毛直竖,他慢慢地回过头。

灯光微弱的不远处,竟无声无息地站着几十人,有些是穿西装的年青人,有些是民工,有些是警察,还有老人家、儿童、学生、护士……

他们的脸白白的,七孔流着暗红色的血,他们都木木地盯着李总编辑,像是在等一个说法。

李总编吓得瘫在地上,他想爬出办公室,可是四肢一丝力气都没有。

“做……做……做……做场法事,超渡他们,好好好不好?”

志勇淡淡地说:“太迟了,他们已变成游魂野鬼,一心想报仇。你作的孽已不能由你一人承担,就像我一样……灾祸已经波及到你的家人。”

这时一个十二、三岁,满身血污的小孩子从黑暗中走出来,说:“爸!你为什么要做对不起妈妈的事?她很快来找你了。”

突然间,一阵狂风刮过,所有人包括志勇竟全部消失。

李总编一怔之间,电话响起,他挣扎着站起,拿起电话,电话那的人说:“是李总编吗?我是记者XX,刚收到警方的消息,说你家里发生命案。你太太杀了你儿子,然后割脉自杀。你太太现在抢救当中,你快点赶来看看……”

推荐阅读:
上一篇:孤独的魂 下一篇:守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