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小心QQ

编辑:作文网 | 来源:鬼故事

高跟鞋的声音

深夜,细雨悠悠的飘着,空气里都是潮湿的味道,风不是很大,却吹得路旁的棕树叶哗哗的响,像有人故意在摇动着棕树的树干,路灯暗黄的光照在底下穿风衣的人身上,拉出了长长的影子。

李原夹着公文包一个人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他觉得自己倒霉透了,有谁加班加到这个时候的,工资又不高,老板简直抠门得像铁公鸡,李原小声的咒骂着没人性的老板。

“叩—叩—叩,”身后又传来了一阵让自己毛骨悚然的声音,他怎么忘了,李原拉紧风衣,尽量把头缩进风衣里,看也不看快步向前跑着,已经看见前面人家的灯了,过了那盏灯再转一个弯就到了他租住的地方。

木楼梯发出“吱——呀!”的声音,多少年了,这里一直是这个模样,比这里最老的老人都要老,却一直没断过,每次走这里时李原都是小心翼翼的看着脚下的楼梯。

今天李原顾不得会不会踏坏楼梯板,飞快的三级一下的往上跑,灰被震动了起来,飘飘荡荡的,直到跑到楼顶才停下,那里有个小房间,是楼主为了能够在征收时得到更多的钱而随意建的。

哆哆嗦嗦的从口袋掏出钥匙,也许是太紧张了,几次都没插中钥匙孔,越发急得他汗都快冒出来了。

“叩—叩—叩,”声音又响了,越来越近。

“咔哒!”

门开了,李原慌张的连忙进屋快速反锁上门,满头大汗的靠在门上喘气,门外的声音已经不见了。

每次晚归,他总能听到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刚搬来的第一次晚归时,李原还以为有人和自己一样倒霉的加班了,可是昏暗的周围却只有自己一个人,可是那高跟鞋的声音却一步步接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李原吓得不敢动弹,声音一步步走向他,好似在他身边停了一下,李原摊在地上像团稀泥,一步又一步,声音慢慢远去,直至听不见李原还摊在地上。

李原晃悠的走到床边,侧眼看着那张生锈的铁门,再一次的咒骂老板。

这里是李原费劲辛苦找到的房子,离公司很远,走出去都要二十分钟,还要转三趟车,到公司需要花费三个小时,还要是不太堵车的情况下,如果加班晚了还得打出租回来。

不过,根本就没有的愿意这么晚来这种人烟稀少的地方,这里的人都很迷信,晚上不能去无人的街道,这里就是。所以,如果真的没车了,李原都是彻夜呆在公司的。

房间是一间单间,进门就是床,里面间隔出了一个厕所,连厨房都没有,平时要做饭就把餐具搬到窗户处,打开窗让油烟飘出去,四面墙都是灰扑扑的,墙角处还掉了几块,能看到里面的土,就这样的房子还要占工资的三分之一。

老板简直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可是如果不做又能在哪马上找到一份工作呢,虽然现在这份工作工资少得可怜,只要每次看到桥底下那些流浪汉李原心里又舒服了许多,总还是有人比自己惨的。

今天运气好,赶上了最后一班车,不过很奇怪,以前最后一班也会有五六个人的,可是今天却只有一个人,而且是个很奇怪的男人,穿着一身漆黑的风衣,头全部被裹在风衣帽子里,看不清面容,但是李原却觉得他一直在看着自己,到站就立马冲下了公车。

直到公车发动,他看见那人还在位子上没动,李原舒了一口气,公车经过自己身边时,蓦地,那人一下子转头死死的盯住自己,李原一下呆立在原地,看见了,他的眼睛是绿色的。

打开电脑,正准备做老板交给自己的任务,却停电了,叹了一口气,起身走向床边,李原正准备为自己的霉运感叹几句,突然,一阵光把自己的影子照在墙上,转头一看,吓得他一下子倒在了身后的床上,手直直的指着电脑,它,亮了,想到一个可能,李原朝窗外看了看,确实是停电了,连路灯都黑了,这下,李原更是腿软的不像自己的了。

要知道这可是台式电脑,没有电根本就不能用,可是,它却亮了。在李原的目瞪口呆中,电脑按照着自己的系统开了机。

“噔噔噔噔噔……”

连开机音乐都是一样的,李原觉得自己像是在做梦,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做梦,他伸出手狠狠的掐住了自己的胳膊,事实证明,这是真的。

“咳咳!!”

QQ是设置的自动登录,刚刚有个人加他,可他却不敢过去,紧紧的缩在床脚边,一步也不敢挪,全身抖如筛糠。李原从来都没有这么着急晚上快点过去过,现在,他连哼哈二将都在心里祈祷了一遍。

“咳咳!咳咳……”

像是在嘲笑李原的胆小,电脑一声声的发出有人添加的讯息,他觉得连这种声音都变成了真实的。

还在继续,李原觉得脚麻了,揉揉脚,抬头看看电脑边的闹钟,现在才晚上一点半,离闹钟响还有四个小时。

突然咳嗽声没有了,李原瞄了瞄,桌面已经跳出个对话框,网名为“金钱至上”。

他打过来两个字:“你好。”

【奇怪,这人是谁,自己好友里并没有这个人?】

李原回忆了一遍自己的好友名单,他朋友很少,连同学都几乎不联系,读书时李原的性格就很孤僻,工作后连场面话都不会说,以至于一直是个底层的小小员工,挨骂加班就是经常的事。

也许是已经麻木了,也许是不需要碰到那台诡异的电脑,李原心中竟然还能想些别的。

“你当然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金钱至上打出一行字。

【怎么回事,我只是想想而已,对方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用猜了,我的到来是因为你心中的怨恨。”

【我的怨恨,我的怨恨是什么?】

“你不知道你的怨恨是什么吗,还是你不敢想你的怨恨是什么,你不是怨恨为什么同样是人,你却出生在一个山村吗,你不是怨恨因为你没有后门你的保送名额被抢去了吗,你不是怨恨你的同事抢了你最心爱的女人吗,你不是怨恨明明上司没有能力却是拿着你的彻夜通宵赶出来的作品拍马屁上位的吗,你不是怨恨你明明已经努力工作,老板却依然看你不顺眼吗,你不是怨恨…… ”

李原看着电脑上的一个个打出来,心里更加恐慌了,这是自己埋在心底深处的秘密,为什么他会知道。

朋友的能力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只是,只是……”只是什么李原却说不出来。

“承认吧,就是这样的,其实承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金钱至上正一步步刺激他。

“对,我就是怨恨,凭什么,凭什么,他们凭什么这样对我,”李原越想越悲愤,因为自卑,从来不敢争取,怕被人嘲笑自不量力,现在有个人这样的懂自己,李原觉得这是上天送给自己的知己。

【可是,你是谁,怎么知道我的事?】李原被自己突然的爆发吓了一跳。

“我,呵呵,我是你的朋友,能够帮助你的朋友。”

【你要怎么帮助我?】

“你去上班的时候就知道了,现在,睡吧。”

金钱至上打出来这一行字,李原觉得他似乎看到从电脑里飘出来一股烟,从七窍钻进他的身体,他就睡着了。

他没有看到电脑屏幕突然变成了一张脸,一张他今天看见过的脸,那张脸裂开嘴笑了。

“叮铃铃……”

李原敲敲脑袋,摁掉闹钟,急匆匆的收拾自己,出门走到路上李原想起了昨晚做的一个梦,没有电的电脑居然启动了,呵呵,太好笑了,自己怎么可能有朋友这种生物。

在车上昏昏欲睡李原来到公司却突然感情清醒了,今天已经迟到了,李原叹了一口气,坐到位置上。

“李原,老板让你到了就去办公室找他。”是小张,那个抢了他女朋友的人。

很平常的一句话现在在李原听来却像幸灾乐祸。

【哈哈,这小子又得挨骂了!】小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说什么!”李原死死的盯着小张。

“我说,老板让你到了就去办公室找他,你怎么了,是不是没睡好。”小张疑惑的看了看,李原今天怎么了,怎么眼神这么可怕。

“不是这句,是下句。”

“我就说了这一句啊,”小张说完这句就转头去做别的事了,李原死死的盯着他的嘴,可是他并没有再说话,而小张的声音却还是在他耳边响起:【这小子吃错药了吧,发什么神经,我看他是孤枕难眠了,难怪小美说他有病。】

小美是李原的前女友,小张的现任女友,小美是在从农村来这里打工是认识李原的,两人认识没多久就同居了,李原觉得很幸福,他觉得这是自己的真爱,倾尽自己的所有为小美买东买西,后来,公司举办活动,要求带伴参加,小美认识了小张,就立马甩了李原和小张好上了,任凭李原怎样哀求都没用。

李原有些懵,他有点没想明白,这是小张心里的想法,自己怎么能听见。突然想到昨天晚上的电脑,难道,是真的?那个人说的就是这个?可是,他怎么办到的?

打开电脑,起身往老板办公室走去,敲了敲门,听见回复打开门走了进去,老板肥硕的身躯正坐在老板椅上看着自己,光溜溜的脑袋上仿佛在闪着光,椅子被老板左右摇的“唧唧”的响,李原坏心的觉得会不会突然坏掉。

“老板,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原,你是怎么搞的,啊!居然迟到,我的公司不养闲人的你知不知道,啊!人人都像你这样那我的公司还要不要开了,啊!今天扣你半天工资,听见没有,滚出去!”老板用他特有的—啊—字骂人口诀骂完后就不再理一旁的李原。

【真是没用的东西,长得一副衰相,看一眼老子股票都掉了不少,要不是还有点用,老子早就炒了】。

李原一直看着老板,果然是老板心里的想法,走出去带上门,李原边想边走回座位,一直坐在位子上什么也没动。

【看他那副样子,肯定是被老板骂了,活该,老是一副死人相。】

小张的声音传来,现在李原已经知道这是小张心里说的。

一直在想着为什么会这样的李原貌似是在发呆,眼睛直直的盯着屏幕,眨都没眨一下,直到上司魏主管敲了敲他的桌子他才反应过来。

“小李啊,那份计划报表做完了没啊,”魏主管貌似和蔼的拍了拍李原的肩膀。

李原稍稍侧肩躲了躲,“昨天晚上停电了,所以还没完成。”

“哦,呵呵,这样啊,那你今天多赶点吧,急着要用呢。”

【这死小子干什么吃的,都好几天了,什么停电,就是偷懒,奶奶的,如果害老子挨骂了有你好受的。】再次拍了拍李原的肩膀,一脸全靠你了的表情交代两句就走了。

打开文件,李原开始做起计划表来,虽然他现在能够听到他们的心声,可是,一向没什么主意的李原也不能做什么,尽管心里憋着一股气,终于加班做完了计划表,敲下回车键,保存,关机,一看时间,还来得及回家,拿上公文包关门回家。

赶上转了第三趟的车,今天同样的是末班车,同样的位置坐了同样的人,李原有些胆怯,昨晚那双绿色的眼睛让他有种想下车的冲动,可是车已经开了,他小心翼翼的找了个离那个人最远的位置坐了下来,想想这里还有个司机,他心里的胆怯就少了不少。

平常李原觉得很快的二十分钟现在却有度日如年的感觉,他很想朝那边看,但是头好像不手他控制的时不时往那边瞟上一眼,那人今天貌似没有看他,一直看着窗外,连一丝丝都没有动过。

“关西口到了,请下车的乘客带好自己的行李物品下车……”

播报器响起,车停了下来,一个女人走了上来,一身旗袍,外罩一件白毛皮草,手里拿着一个小包,脚上穿着一双红色高跟鞋,长得眉目如画的,却一脸生人勿进的表情。这女人上来后左右看了看,找了个靠门的位子坐了下来,貌似是瞟都没瞟一眼其他人一眼。

终于到站了,李原再次冲下车,经过那个女人的时候,他好像听见那个女人说“小心”,可是到公车再次启动也不知道是不是幻听,因为那个女人还保持这那个姿势看都没看李原一眼,而那个男人也没有再转过头来看他。

前女友小美

怕再次听到那个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李原快步的往家赶,可这次却没有听到,李原庆幸,进门洗了个澡,打开电脑,李原想着今天发生的怪事,他觉得应该跟昨天那个人有关,翻开最近联系人,上下翻找了下,没看见,又在□□好友里找了个遍,依然没有,怎么回事,难道他把自己删了?

找不到,李原两手一摊,大字型的摆在床上,得好好想想今天的事,如果不是自己的幻觉的话,明天应该也能听见,迷迷瞪瞪的李原睡着了。

“噔噔噔噔……”一阵电脑开机声把李原吵醒了,揉揉眼睛,自己不是没关机就睡着了吗,怎么又重新开机了?

看着QQ再次自动登录,接着跳出金钱至上的对话框,李原已经完全清醒了,他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你来了?】他试探的想了一句。

“我来了。”金钱至上回应着。

【我怎么找不到你?】

“我一直都在,不过只能我找你,而且只能是十二点,只有这个时候有时间。”

【我今天发生了奇怪的事,是不是跟你有关?】

“是的,我说了,我是你的朋友,我会帮助你的,你今天是不是看清了那些人心底的丑陋。”

【那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今天才知道原来那些人不是我看见的那样,他们都肮脏得很。】

“这是我的秘密,你只要相信我是你的朋友就好了,你不是很需要朋友吗,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既然你看清了那些人的丑陋就行了。”

【朋友,对,你是我的朋友,看清了他们的丑陋就行了吗?】

“对,这样就够了,有我陪着你的,你可以跟我说他们的丑陋。现在,你可以睡觉了,晚安。”

李原又睡着了,音响传出两声男人粗噶的的笑声,然后电脑也随着关机音乐关机了,屋子里一片寂静。

计划报表又被魏主管拿去当做自己的了,听着老板夸赞魏主管的声音从打开的窗户里传出来,李原一阵气闷,可是有什么办法,魏主管是自己的上司,拿自己的成果去交给老板是很正常的事,再说老板看自己不顺眼,说了更是挨骂,只能自己在这里生气了。

魏主管意气风发的从老板办公室走出来,走到李原的桌子旁:“小李啊,这次的报表老板很满意,再接再厉啊,我会跟老板提表扬你的。”

【这死小子人虽然蠢了点,做事还是可以的哈,我还加了工资,不过想让老板表扬他,下辈子吧,哈哈!】

【他还想魏主管会跟老板提他吗,真是连句好听的话都不会说,放到老板面前就只能挨骂。】小张的声音传进耳朵。

李原听见这两种声音愈发的气愤,连呼吸都粗了许多,不过没在外人面前发过脾气的他还是坐着没动,缓着自己的情绪,魏主管看李原没说话也就走了。

今天李原准时下班回家,一切都很正常,什么事都没发生,回家煮了碗面吃。

“叮铃铃……”

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小美,她怎么会打电话来,摁了接听键,拿到耳边:“喂!”

“喂,李原,我找你有点事,你明天下班后有时间吗?”还是那种令李原着迷的柔柔嗓音。

“有,明天你过来我这里吧!”难道是小美后悔了,想回到自己身边?

李原一直坐在电脑边,他在等金钱至上。

【你终于上线了!】

等到十二点电脑自动重启后金钱至上上线了。

“有什么事吗?”

【今天魏主管,哦,就是我上司,他又把我的成果当成自己的拿给老板了,却还在心里说我的不是,我很气。】李原觉得要对自己唯一的朋友倾诉下,没法发泄。

“那魏主管真是该死,怎么能拿别人的东西去邀功呢?”

【还有小张。我的同事,既然在一旁说风凉话,是我听到他心里的话。】

“那你的同事也不是个好东西,你受欺负了他应该安慰你的。”

李原舒服多了,越发的觉得这个朋友不错。

【还有今天,小美打电话给我了,小美是我的前女友,可是她却和小张在一起了,不知道她今天打电话给我是什么意思,我觉得她可能是想重新跟我在一起。】希望金钱至上能给自己拿点主意。

“既然她都对不起你了,你还想着她干什么。”

【当初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什么都给她买,可是她说分手就分手了,还跟我天天都能见面的小张在一起。】想到这个就气。

“那小美这么对不起你你怎么还想跟她在一起?”

【我觉得我很爱她,如果,如果她愿意回来的话我还是愿意原谅她的。】

“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不过你要想清楚了。”

看这些话金钱至上似乎真的只是在安慰着李原,谁知道金钱至上怎么想的。

第二天下班,因为小美要来,李原把本就不大的房间收拾了一遍,做了小美爱吃的菜,穿得规规矩矩的坐在床上等着她。

“叩叩,”门响了,肯定是小美,李原忙打开门,小美穿着自己一千元给买的那件外套,拎着一个小包站在门口,头发做成了棕色的大波浪,一点不像自己认识的那个小美了。

“怎么,不请我进去吗?”

“怎么会,请进,吃饭了没,我做了你爱吃的糖醋排骨。”倒了杯茶放在桌子上,李原坐在她旁边,呆呆的看着她。

“别呆看着我,我今天来是有事找你的,不是来吃饭的。”小美挪了挪离李原坐远了点。

“什么事,是不是小张他对你不好,你想……”李原看着她的样子好似不像过得差的样子,试探的问问。

“李原,你说什么呢,小张对我好着呢,”小美对李原翻了个白眼,似乎李原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

李原突然站了起来:“那你找我干什么!”

有些冲的语气冲口而出。既然不是找自己复合,那还有什么事,该拿的都拿走了,没剩下什么。

“李原,我也跟了你不少时间吧,我的第一次可是给你了,你是不是应该给我点分手费啊!”小美也站起身,张嘴就吐出要钱的话。

李原觉得自己太傻了,这样的女人他竟然还想和她复合”“你第一次给我不错,可是你跟我的时间里我有亏待过你吗,还不是你要什么就给你什么,我的积蓄都花在你身上了你不是不知道吧。”

“那不是应该的吗,难道你要我跟着你却还过着以前的日子,”小美一脸的理所应当。

“这些日子你不是存了钱吗,我也不要多了,就给个两三万好了,”小美觉得自己还要少了。

“什么,两三万,没有,两三千都没有,你别想再从我这里拿到一分钱,当初是你要和我分手的,现在又向我要分手费,你好意思吗?”他不知道小美怎么变成这样了,以前就算爱买东西,却也不是这样不知廉耻。

朋友的支持

“没有?李原,你给我听清楚了,你要是不给我,我就找人去你公司闹事,你就别想干下去了。”小美的语气突然凌厉了起来。

李原被威胁到了,他虽然很不喜欢这份工作,也不喜欢公司里的人,可是他需要这份工作生活,不能让小美给毁了,不能,他慌了起来,一把抓住想要离开的小美。

“李原,你放开我,你想要干什么!”小美使劲都甩不开李原抓着自己胳膊的手。

“小美,你怎么能这么做,我对你这么好,你还要跟小张在一起,他哪里好,他能给你什么,我也已经放手了,你却还要威胁我,为什么,为什么?”李原的情绪激动起来,双手握住小美的肩膀前后摇晃着,他实在是不能接受小美这么对他,他想听到一个答案。

“你放开我,听见没有,小张什么都比你好,他是城市户口,你有什么,你个穷酸鬼,快点放开我,不然我喊人了。”小美开始有点着急了,这么甩都甩不开,她从来没见过这么激动的李原,双眼瞪着自己,血一直冲到头顶直至脸都红了,脖子上青筋都爆出来了,吓到她了,只想快点离开这里。

“不许喊,不许喊,”看小美张口要喊人,李原什么都顾不得了,一把把小美甩到床上,一只手掐住她的脖子,一只手捂住她的口鼻。

“就因为他有城市户口你就离开我,你这个贱人!我对你这么好,什么都给你了,你就为了个城市户口离开我!”李原越来越激动,手劲越来越大。

“唔……唔……”小美双手双脚拼命挣扎,她喘不过气了,李原丝毫没有发现,他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脑子里只有小美为了个城市户口就离开他的想法。

终于,小美不动了,她终于不离开了,太好了。全身失去力气的李原翻个身倒在小美的身边,大口的喘着气。

半晌,终于缓过气来了,他摇了摇小美:“小美,醒醒!”

可是不论他怎么摇,小美一点反应都没有,李原急了,抓着小美的肩膀疯狂的摇晃起来。

“小美,你起来,你起来我就让你离开,我给你钱,你不要吓我。”声音中都带着些哭腔,可是小美终于还是没能坐起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李原一直呆坐在床上。

“叮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李原下意识就想接电话,一看却并不是自己的电话,那……李原听了听,是从小美带来的包里面发出来的,李原坐在床上不敢过去看,铃声响起几声后停了下来,过了几分钟又响起了,直到第三次铃声响起的时候李原终于鼓起勇气去拉开了小美的包,拿起手机一看,小张,怎么办,小张会过来找她的,不,小张应该不知道小美来他这里,在他面前小美总是一副乖乖女的形象,小美不会让小张知道是来自己这儿要钱的,不能接。

李原拿着手机等着铃声过去,关机,丢在一边,李原觉得自己魔怔了,他是什么时候杀了小美的,什么时候,为什么杀了她,哦,对了,她来找自己要分手费,然后威胁自己,自己不小心杀了她,她已经死了,怎么办,难道他要陪小美这个贱女人下地狱吗,不,不,不行,一定要想个办法解决,没人知道她来这儿,所以……

电脑已经重启了,现在是午夜十二点。

【我今天杀了个人。】李原没想到自己想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可是已经被他知道了。

“谁,你杀了谁?”金钱至上似乎一点也不惊讶,而李原根本就没发现。

“小美,她今天来找我要钱,可是,我没有钱给她,她威胁我要闹到公司去,我是不小心的,我没想她死的,真的,你相信我,她是个贱女人,我对她那么好,她竟然为了个城市户口就跟我分手,她该死,是,她本就该死,可是我没有真的要她死的,没有。”李原像是在自言自语,越来越语无论次。

“她是该死,你现在想怎么办。”

“我不能去死,也不能去坐牢的,她这种贱女人根本就不配我赔命。”李原清醒了些,有些狠戾的说出这些话。以前的李原就算是再气愤也会憋在心里,但是现在的他看不见的变化。

“那你想怎么做?”

“她不是很喜欢小张嘛,我会让他来陪她的,”

李原眯着眼,闪着精光:“你会支持我的,对吗?”

“当然,这一对狗男女本来就该死,我当然支持你。”

“喂,小张吗?小美今天喝醉了,不知怎么的就到了我这儿,现在她在发酒疯,你过来接她吧。”李原嘿嘿一笑,放下小美的手机,把一切都收拾好,小美的尸体用被子盖好。

【我这样做可以吗?】

“当然可以,是他们先对不起你。”

【那就好,我只要你支持我就可以了】。知道有人支持自己李原的心放松多了,还是有人为自己着想的。

做好一切准备,等着小张的上门。

“叩叩,小美!”门外传来了小张的声音,看来小张还挺紧张这个贱女人的呀,这么快就到了,手拿着一根棍子,靠在门边上,把灯关掉,悄悄把门打开。

小张感觉门开了,推开门,怎么是黑的?

“小美!”轻呼了一声,探头进来看了看。

抓好时机,李原在他探头进来的那一瞬间,一棍子敲下,小张闷哼一声倒下了,把他拖进来,就着外面的月光,把他搬到椅子上,用绳子捆住手脚身子,泼了他一盆冷水。

“嗯……”

小张想揉揉头,动了动手脚却发现被捆住了,抬头一看,李原坐在床上看着他:“李原,你干什么!”

“不干什么,想让你做一件事。”

“什么事,小美呢,你把小美怎么了?”看到床上小美的头发露出来,小张想起来自己是来接小美的,却没李原打晕了。

“小美喝醉了啊,在睡觉呢,你写张请假条,请几天假陪小美去玩吧,她喝醉了说她心情不好想让你陪她去旅行。”

“那你捆着我是什么意思,我要不要陪她旅行是我的事,别忘了你已经跟她分手了。”

“我心疼她啊,她也是我前女友,有事我能不帮着吗,你就写吧,写完了你就带着她走吧。”

“我女朋友需要你心疼,真是笑话,你是哪根葱,我就不写,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小张没想到自己的女人居然喝醉了还会来找前男友。

李原也不气恼,慢悠悠的走到窗户边拿了一把水果刀和一根黄瓜,再慢悠悠的走回来,摸了摸刀刃,把黄瓜放在小张眼前,一刀下去,月光反射在刀身上的光晃过小张的眼睛,吓得小张猛的闭紧眼睛。

“喀拉!”

睁开眼睛一看,李原正吃着刚才切成两半的黄瓜,他啧啧了两声:“嗯,挺利的,不知道切肉快不快,你说呢?”

李原斜眼睇了睇小张,见他面白无色,满意的吞下咬碎的黄瓜。

小张死了

“李……李原,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告诉你,杀,杀杀人是犯法的。”小张虽然不相信李原会杀了自己,可是也被这个变得吓人的李原吓住了。

“哦,是这样吗,要不我试试。”

李原一下子把刀架在小张脖子上,看小张抖得快自动往刀上撞了,撇了撇嘴,嘲讽道:“真没用,你平时不是很厉害吗,还在心里骂我呢,再骂啊,骂啊。”

“别别别,李原,把把把刀拿开点,我怎么会骂你呢,你……你不就是要张请假条吗,你把我手放开,我写就是了。”小张想着不能为了张请假条把命丢了,李原疯了,不能再惹怒他了,大不了明天去公司告诉老板说李原有神经病,让老板把他炒了就好了。

“行啊,别耍花招啊,如果你想试试刀利不利的话。”松开他一只手,拿出笔纸放在小张面前。

“自己写吧,就请个一个礼拜吧。”

刷刷两下写好请假条,小张满心以为李原会放了自己,却没想到李原重新把自己绑了起来。

“李原,你干什么,你不是要放了我吗?”他慌了,请假条也写了,李原还要干嘛。

“哦,忘了告诉你件事,小美说想和你去地狱旅游一番,你看我对你们多好,路费都省了,地狱你们还没去过吧,听说还挺不错的,有上刀山下油锅,”把请假条收好,塞进裤口袋里。

“你你你……你把小美杀了,你个疯子,魔鬼,你放了我,”手想抽出来可是李原绑得很紧,丝毫不能挣脱,脸色苍白的小张觉得腿软了,身下湿漉漉的,低头一看,尿都出来了。

“小美这个贱人跟你在一起了居然还敢来向我要分手费,她不该死吗,你这么爱她就和她一起去吧,多陪陪她,我记得她可是最粘人的了。”李原一下子站了起来,似乎又激动了。

“不不,我不爱她,是她追着我的,我没有要跟你抢她,我不会说的,你放了我,呜呜……”小张受不了这种刺激,他没想过因为小美会让自己遭遇这种灾难,否则无论如何他都不会和她在一起的。

“放了你,我傻呀,好了,你还是别废话了,跟小美去作伴吧,哈哈哈……”一把把绳子缠住小张的脖子,一脚抵住椅子,两手用力向后一使劲,呜咽着的小张没有了声音,月光照在李原泛着红光的眼里,现在正是午夜三点半。

第二天李原第一个来到公司,把请假条放在老板办公室,坐在电脑前做着魏主管发下的任务,半小时后公司陆陆续续来人了,李原谁都不理,他一向和人都是这样,做完自己的事就可以了。

“小李,我昨天给你的这个三天后就要了知道吗,赶紧做完啊,这小张也真是的,这个时候请什么假,电话也打不通,这样吧,他的工作你就先替他做了吧。”

“知道了,魏主管。”

“嗯,赶紧的。”

李原今天买了冰箱,顺便带回来两条流浪狗,看着狗开心的吃着肉他也很开心。

【金钱至上,你过得开心吗?】

“还不错,你呢?”

【这几天是我最开心的日子,不过还有让我不开心的人,我决定要对自己要好一点】

“自己开心是最重要的,怎么做开心你就怎么做吧。”

【嗯,我知道了,金钱至上,谢谢你!】

“没什么,我们是朋友,不是吗?”

【当然是!】

三天过去了。

“小李,那份报表做完了吗,下午就要了。”

“啊,怎么办,我昨晚做完存在电脑里忘记拷出来了,”李原惊慌失措的连水杯都打翻了。

“小李,你你怎么搞得,这么重要的事都能忘记,你现在就回去拿过来。”

“不行啊,我家里住得远,来回肯定赶不上下午的会了,要不,魏主管您跟我去一趟我家吧,您有车,肯定能赶上。”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走吧。”

李原急匆匆的拿上外套就跟着魏主管出去了。

“小李,你以后做事可不能这样了啊,这样毛毛躁躁的,我怎么护得住你啊。”

“是是是,魏主管,我知道了,这次真的麻烦您了。”

“来,上车吧。”

为了更快的到家,李原指了一条没什么人的道路,这个城市的交通情况太严重了,偏僻一点的地方反而能到得更快。

“汪汪!!”门口的两条狗看见主人回来了欢快的很。

“小李,你怎么搞的,还养两条这么脏的狗,滚开。”一脚踢开快扒到自己身上的狗,被踢到的狗一阵呜咽。

“哦,养着总是有用处的,天生我材必有用不是吗?”

李原掏出钥匙打开门,把魏主管迎了进去,去倒了一杯茶。

“魏主管,您先喝杯茶,我先把资料拷出来,很快的。”

“嗯,快点啊,时间紧得很。”端起热茶喝了一口,不错呀,还是顶级铁观音,魏主管一口全喝光了,还续了一杯,端在手里等着李原。

奇怪,头有点晕晕的,魏主管揉揉太阳穴,手也没了力气,杯子“啪”的一声掉在地板上,人也歪歪的倒在了床上,眼睛快睁不开了,有个人影走了过来,是李原,他想叫他,可是却发不出声音,在李原走到近前的时候彻底的晕了过去。

李原看着他倒下,呵呵笑了两声,像绑小张一样把他绑了起来,拿了张椅子坐在他面前,两耳光下去,魏主管慢悠悠的醒来了,一下就看见面前的李原,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

“李原,你对我做了什么。”

“魏主管,你没觉着刚才喝的茶特别好喝嘛,那可是我根据您的喜好特别买的,当然,还加了一点点小料,看来效果不错,我很满意。”

“你想干什么,快放了我!”魏主管气愤的对李原吼道,他简直不能相信这个胆小如鼠的男人竟然敢迷晕自己还绑了自己。

“魏主管,你搞清楚,现在你在我手上,最好老实点,我嘛,只是想先让你尝尝被人欺负还无能为力的感觉,怎么样,感觉好吗?”李原拿起魏主管喝过的那只杯子,用手指在杯沿上摩挲着,一下猛地敲向魏主管的头,鲜血从魏主管的额头流淌下来,流过眉毛。流过眼睛,一直往下滴。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我不过是拿拿你的报表罢了,上司拿下属的东西上交不是很正常吗,你以前也没说过。”魏主管被那一下敲得有点晕,却仍是口硬得很,像是理所应当的。

“我没说过你就能当成自己的吗,你知道那花了我多少时间做的吗,知道吗,我这么辛苦你就随随便便拿走就是了?”又一下,鲜血流的更多了。

血红的心

“你,你你停手,好好,我错了,你别再打了,你放了我,我不追究,以后也不拿你的报表了。”这一下比第一下重了很多,魏主管终于服软了,现在他还在李原手里,先让他放了自己才是正事。

“没机会了,你以后都没机会拿我的东西了,以前的我也不追究了,”李原漫不经心的放下茶杯,站起身来,站到魏主管身后。

“好好好,不追究了就好,我保证不拿了,以后都跟老板说那些都是你做的,你放了我吧。”

“都说了你以后没机会拿了,怎么听不懂话呢?啧啧,真可惜。”李原慢慢拿起手中的绳子,慢慢绕过魏主管的头,套在他脖子上。

“不要!不要!李原,我真的保证了,绝对不会了,你不要干傻事,这样你也会死的,还有,我们是一起出来,如果我不见了肯定有人知道是你干的,你逃不掉的,你放了我,放心,我绝对绝对不会说的,你放了我,我的位置给你坐,我说真的,李原!”魏主管面无血色,他没想到李原真的想杀了自己,他以为他不过是想出出气罢了,所以他才有恃无恐的说硬气话,现在,他后悔了,他肯定会杀了自己的,为了几张报表太不值了,不值!

“我怎么可能让自己死呢,你就放心吧,别担心我了,你的位置我也不要。不过魏主管,虽然你的担心很有道理,但是你忘了我们从哪条路过来的吗?”李原靠在魏主管耳边轻声吐出一句让魏主管惊心的话。

“路?那条路很偏僻,没有摄像头,你,你是故意的?”

“当然,不然怎么能又快又安全呢,那可是我找了好几天的路呢,不错吧,现在你都清楚了,放心去吧。”慢慢收紧手中的绳子。

“啊……李……”

也不知道魏主管最后一句话是什么,不过李原已经不在意了,他现在的心情畅快极了,活到现在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李原对着窗户张开双臂,全身心都是那么畅快,再解决最后一个就可以了,呵呵。

再喂了两条狗一些肉,拍拍狗头,很满意它们的胃口,李原拿好今天开会需要的资料,出发前往公司附近的金饰店,买了一块金条袋在口袋里,再往公司去了,下午的会议很成功,李原第一次站在台上讲解自己的成果,他意气风发,觉得世界真是太美好了。

晚上下班,老板把李原留了下来。

“李原,今天表现不错啊,值得表扬,对了,今天魏主管不是和你一起出去了吗?怎么没和他一起回来啊?”老板第一次对着李原眉开眼笑的,好似他从来都是很满意李原的样子。

“魏主管在半路就和我分开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嗯……老板,其实我有个问题想问你,”李原似是犹豫了会,好像是有点无措,伸手从口袋里掏出那块金条,伸到老板的面前。

“老板,这是我在家里的墙壁里发现的,不知道怎么办,是不是应该交给国家,你给我出出主意吧。”李原蹙着眉头好似烦恼不知往哪发的感觉。

老板的眼睛立马瞪的溜圆,直勾勾的看着李原手里的金条,想伸手摸摸却又不敢的样子:“这,这是从你家里发现的,还有其他的?”终是伸手接住了金条,伸出肥肥的手摸了摸金块。

“是啊,我昨天晚上发现的,还有很多,想了一天还是觉得找个值得信任的人问问比较好。”

“还有很多啊,那我先去看看,如何?”

“这样真是太好了,有老板的主意一定能处理好这些金块的。”李原喜形于色的对着老板说道,开心得像是解决一个大麻烦。

“那好,现在就去吧,这种事解决得越快越好的,走,我开车。”老板已经迫不及待了,拿了车钥匙就往车库赶。

避开两个狗的热烈欢迎,李原打开门,做了个请老板先进的手势,屋里乌漆麻黑的,老板已经被金条吸引得完全不顾灯还没打开就往里冲。

李原拿起放在门口的木棍,一棍子下去,“嘭”肥硕的身体发出很大的声响,幸好这里没什么人住。

故技重施,绑住老板,老板吃的太好,太胖了,李原绑他还费了许多力气,这死胖子,李原拿着木棍在他头上敲了敲弄醒他。

老板似乎是不能忍受被绑住的感觉,还没有很清醒却开始挣扎了,等他完全清醒后看着眼前的李原破口大骂:“李原,你干什么,啊!疯了还是傻了,快点放开老子,老子有你好受的。”

李原盯着老板的眼睛,喷口而出的唾沫飞到李原身上他也没在意。

“啧啧,真粗俗,不知道你老板怎么当的,”鄙视的看看老板,拿着棍子在手里拍了拍。

“你个混小子,找死了是吗,老子是你老板,你竟然敢绑你老板,是不是不想活了,啊!”挣扎不出的老板火气蹭蹭的往上飙,他当老板这些年哪个不是在他面前毕恭毕敬的啊。

“老板算个屁,你也算老板,对待员工就像狗一样使唤,加班直到半夜三更,迟到几分钟就要扣半天工资,工资就发那么一点点,养条狗都养不活,”

李原用木棍戳了戳老板的肥肚子:“看你吃得这么好,是不是拿我们的辛苦钱大吃大喝包二奶去了啊?”

“老子想怎么使唤就怎么使唤,你们不就是一群狗吗,难道还想我像对待人一样对待你们吗,啊,倒是想得美,老子的钱想包二奶就包二奶,包三奶就包三奶,我警告你,你再不放了我,等我去报警有你好看的!”老板相信这样的话能够威胁到李原这个胆小鬼。

“包吧,以后可以包更多,只要你的二奶三奶还记得给你烧纸钱的话,相信爱钱的鬼不少的。”

“你说什么,难道你想杀了我,难道你不知道这是犯法的吗,哈哈,就你这鼠胆还敢杀人,真是笑死人了,来啊,杀啊,别说我瞧不起你。”老板挑衅的抬起头把脖子露出来。

真是找死,李原一下子就激怒了,一把拿过放在旁边的水果刀,一下子捅进老板肥硕的满是油的肚子。

“啊!你,你居然敢杀我,啊!血,血流出来了,快,打120,快找人救我,你个混蛋!”老板被吓懵了,这个混蛋居然敢真的捅自己一刀,他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李原看着连刀柄都快入了老板的肚子,血已经流到自己手上了。

“滴答滴答……”

血流到地板上了,慢慢的转动刀柄,李原想做手术应该也差不多吧,也是这样用刀一下子剖开肚子。

“啊啊啊!!救命啊,快住手,痛,痛死了,啊……”老板开始惨叫,他一辈子富贵荣华,何时被人这样对待过,现在,他正经受着以前无法想象的酷刑,因为李原已经开始剖开他的肚子往上划拉了,老板低头看见自己肚子里的肠子,血,红红白白的开始显现出来,他头一歪,晕了过去。

终于看见心脏了,哦,原来他的心脏也是血红的啊,还以为已经变黑了呢,好了,看好了,现在缝起来吧,手术要有始有终的,李原拿起针线开始一针针的缝了起来,唉,切了这么大片,真是麻烦,还得多缝几针,免得撑开了,李原依旧拿着针一针针的缝着。

“啪嗒!”

“举起手来,我是警察,你在干什么,啊,呕……”门被打开了,几个警察站在门口,手拿着枪,枪口对着李原,有个警察看到屋里情况后受不了的吐了出来。

“呵呵,在给他做手术,没看见吗,呵呵?”李原终于缝好最后一针,李原手上身上沾满了血,手里举着针线,转头对着警察诡异的笑着。

“你们也要做手术吗?我来看看你们的心脏是不是红的。”

“观众朋友你们好,您现在收看的是今日新闻的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接到紧急通知,现在播报一则新闻,在一个民居小阁楼里发生严重的杀人事件,据第一目击警察说犯罪嫌疑人涉嫌杀害四人,有三名已经死亡,一名正送往医院急救,在犯罪嫌疑人的冰箱内发现了被肢解的三名受害人,分别是犯罪嫌疑人的前女友,同事和上司,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犯罪嫌疑人竟然把人肉剁碎了喂给狗吃,所以现在的尸体已经残缺不全了,现在犯罪嫌疑人被怀疑为患有精神病,正送往医院检查,这起案件正在具体调查中,这些就是今日新闻直播节目的主要内容,谢谢收看,下次再见。”

外面的月亮真圆啊,看着像老板那圆溜溜的光头脑袋,李原躺在精神病院的小床上,眯着眼在想事情,真好,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现在他们不能开口骂自己了,不过现在是怎么回事,他已经说了他不是精神病,那些人本来就该死,为什么那个穿白大褂的对着他摇头,他没做错事,那些警察为什么还把自己关在这个地方,等出去看他怎么收拾他们,他要把他们一个个绑起来,用刀一刀一刀得割开,再喂给那两条狗吃,对了,那两条狗怎么样了,它们可是自己的乖宝贝,呵呵。

朦朦胧胧中听见两个声音,似乎应该要听过,但是却是是陌生的声音,他使劲睁眼开,却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两团绿光。

“你不应该这样刺激他的。”一个好听的女声在娇嗔着,李原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软了。

“我可没有刺激他,我说的话都是好话,看他没有朋友可怜可怜他,就交了下朋友,我对他多好,有哪一句说让他去杀人了,而且,我是靠恨来成长的,如果他没有恨,根本就不会遇见我,所以这不是我的问题。”粗噶的男声像是被电锯锯过。

“你……好吧,不过你不应该这么快就把他弄疯了,我还没好好玩玩呢。”这下李原听清楚了,这是公车上那个穿红色高跟鞋的女人。

“哈哈,我们再找个不就是了,这个太没用,一下子就玩完了,下次找个心理素质好些的。”这个是金钱至上,奇怪,明明没有听过他的声音怎么他会知道,而且,他们在说谁,说他吗?

“叩——叩——叩,”

高跟鞋的声音又响了,又来了,怎么办,躲起来,李原拉开被子钻了进去。

他不是没用的人,等他出去再收拾他们,一定要收拾,一定……

推荐阅读:
上一篇:恐怖故事 一天 下一篇:小神婆讲故事